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战天下寒》。

已瞧得出神的铁萍姑,忽然叹了口气,道:这些人赌起钱来,一今取人则不然,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

别开玩笑了,他林宇自从小学5年级,啊不,小学4年级之后就从来没有尿过床了!

  居间惠脸色一黑,今天早上这个家伙就是说的这个借口,把她身子看光了。

  虽然她们两个是未婚夫妇,但是也只是名义上的,她愿意和这个男人猛的砸在了玄龜的虛影之上。

滋啦啦的聲音響起,黑色電絲立時漫天四溢。

這威能磅礴,已然無可匹敵,卻見那巨大的玄龜虛影一點點稀薄下去,直至最后轟然崩散,一瞬之間季遼和歲魔徹底暴露在了天劫之下。

“轟!”

第九道天劫砸了下來......

咚咚咚......

沉重的声音闯入岩洞之中,似乎有无比庞大的荒兽来了。

沉浸于修炼中的古风清醒了,岩洞晃动,岩层缝隙中的泥沙唰唰掉落。

什么东西?

他的神念探测不了,被压制了,这里的威压太重,神念无法延伸。

古风沟通太虚源镜,一个极为透亮的大红点就在他的百丈之外,正在朝着他这里而来,不过速度极慢,差不多三个呼吸才动一步,但其动一步则是隆隆作响,比之数十匹黄麟马奔腾还要让人震撼。

“九重天绝颠真人,比之黄老还要强大一些。”古风眼神一定,这个存在虽然比不上神海境真君,但比之血魔人吴长青,要强大数倍。

这个人暂时进不来,他没有理会。

“里面是何方高人,可否出来一见?”

洪亮的声音传递进这处荒兽埋骨之地。

古风听见了,也知道了这个人肉身强横无比,绝对是少有的炼体强者,快要迈入神海境了,他依然没有理会,继续修炼。

在百丈之外的陈玄面目狰狞,他有些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压力,在他破开玄甲兵所说的黑洞之后,他发现这里不一般,有很重的煞气,还有一股无形的强大气息,远远地超过了他,不过这股气息透着死气,主人应该死了。

于是他便循着这股气息朝着幽暗的深洞走去,终于来到了此地,他竟然感觉到了强大的威压,这是绝世强者死后留下的威势。

这是什么样的强者,他震惊了,早该来了;他还察觉到另一股气息,并不强,可为什么能来到这里,难不成就是那个古风,他听庄清尘说这个古风身怀绝世宝物,难道是靠着宝物来到这个深洞之中,但他又怕里面是高人,所以有此一问,可惜没有任何回应。

他的眼中泛着怒火,无视他,不管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顶着强大的无形气势,他朝着洞中走去,他已经到了突破的临界点,不管是肉身还是神魂,他马上就要突破了,只要突破,他在这大离王朝就是无敌的存在,地位飙升,就算是大离王室中的三名神海境真君,他也不惧。

继续往里走,陈玄已经感受到他的肉身神魂在一点点变强,不多,就像是往一个池塘里滴了几点水,但这个过程是持续的,积少成多。

他五官有些扭曲了,他在坚持,武之一道,贵在坚持,他就是能坚持的人,一步一个脚印。

呼。

陈玄再次前进了十丈,他感觉到了,那层薄膜快要被他捅破了,神海境在向他招手,他继续艰难的前行,同时吸收通道中的天地元气,太浓郁了。

身处岩洞中的古风感应到了外面之人,带给他的威胁太大了,那一颗大红点越来越亮,似乎要盖过烈阳,难不成要突破到神海境。

如果说是逍遥境九重天绝颠真人,他还能有机会逃脱,可面对神海境真君,他是没有一点机会的。

“怎么办?”古风在思索,他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敌人,但他从来都是报以最坏的打算。

可惜佛像中的伏魔金刚印不受他控制,不然即使此人突破至神海境,也不是伏魔金刚印的对手。

还有这里全是岩石,无比坚硬的岩石,不知道有多厚,也不知道这头死去的荒兽为什么要将自己埋葬在这里,不然他也可以打洞逃走。

古风不再多想,继续修炼太虚不灭经,他的脊椎骨已经泛起了金色,有神秘的符文出现,这符文带有一丝初级太虚之气,隐藏着庞大的力量和玄奥的道韵,他要将所有的骨骼都修炼出符文,到了那时候,他的肉身将不朽。

清源城下这处神秘的地下岩洞中,现在有两个人,一个朝着里面走,一个在里面修炼。

时间在缓缓地流逝,不知过去了几个昼夜。

突然。

一股让人心悸的恐怖气息,铺天盖地而下,又从深洞中贯入长空。

气血遮天蔽日,即使处于地下,依然如汪洋一般冲向了四面八方,如海啸般可怕。

古家的玉玄真人,第一时间发现了,天地变色,可怕的气势横扫一切,幸好其中没有携带杀念,不然绝对是清源城的灾难,“不知道是谁?”

她那冰肌莹彻的脸上带着忧愁,因为古风现在就在那个地方,可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祈祷古风平安回来。

城主府,庄清尘与安吕山站了起来,望着那城外的通天血气,这是有人血气冲云霄。

“城主,这不会是有人突破至神海境了吧?”安吕山结结巴巴的说道。

“不错,应该就是陈殿主突破了,他成为了神海境真君。”庄清尘深吸了一口气,极为羡慕,这一刻不知多少人睡不着觉。

大离王朝多出现一名神海境真君,这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神海境九重天真君能寿三千岁,三千为春三千为秋,这才是陆地神仙。

即使只是刚突破至神海境一重天,也拥有一千两百年寿命,令人羡煞不已。

“走,我们去恭贺陈殿主。”庄清尘说道。

随即与安吕山朝着城外奔去。

岩洞中,古风清醒了,他停止了修炼,因为来人了,这个人竟然突破至神海境了。

洞外的通道中传来了大笑声:“哈>暗影护卫除了是保护皇上,还是专门替皇上办私事的,很多是还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杀人那是常事。不管桂花是不是有罪,只要燕无双开口,他肯定是会动手的。他们的职责就是,不分对错,只分命令。

“哼!”桂花很明显是不情愿,可是她也确实是清楚,强迫燕无双没用。

燕无双拿出纸笔,开始写信,他写的很直白,林秀雅已死,现在桂花代替林秀雅生活。他是不是失去女儿不重要,重要的是,桂花还有利用价值。若是他不愿意接纳桂花,那没有关系,他会派人去调查林知府,看看他是否有犯罪。

写好信,燕无双把信递给桂花,一脸严肃的对着她道:“你记住了,让林知府看完信,必须把信给烧了,不然,算了,你,送她去林家,等林知府把信看完,你直接给烧了。他若是不给,杀无赦!”

燕无双说了一半,估计桂花是不会配合的,就对着一个暗影护卫道:

“喏!”暗影护卫躬身答应,他明白,这封信不能公开,不然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桂花离开了,可是燕无双心里却是没底,他到底要不要因此桂花,而放过一个可能是贪官的人。可是桂花的事情不解决,桂花是会继续缠着阿花的。

那要不要把事情做的绝一点,清理完林家的人,然后让桂花接手林家的家产?

“咚咚!”

燕无双正想着,听到敲门声,他转过头,发现是李御史。

“李大人,你找我有事?”

“赵大人,以前县里的百姓们都回来了!”

“哦,回来就回来吧!”燕无双不是很在意,毕竟他们当初离开是被迫的,又不是自愿的,现在栖凤湖有水了,他们想要回来是正常的。

“他们想要复耕,把那些荒废的田地都给拾掇出来。”李御史想不到这些人这么快就回来了,比他预计的还要快,这样就省事多了。

“这个是好事啊!他们要是人力不足,你阻止城防军一起帮忙就是了。”燕无双觉得他们这些百姓主动,比他们强迫的好。

“赵大人,是这样的,按照规矩,复耕之前是要祭天的。”

“祭天?这个好说啊!是要准备牛羊吗?我们买就是了。”燕无双有些不解的看着李御史,这一种小事,还要跟他汇报吗?他自己不就可以做主吗?

“不是这个事情,赵大人,百姓们的意思是,让你代为祭天!”李御史道明来意。

“我代为祭天?为什么?”燕无双很是不解。

“赵大人,本来一般复耕都是地方官主持祭天活动的,现在又是你,让栖凤湖有水了,百姓们都是觉得,只要你帮忙祭天,那肯定是会抱怨他们风调雨顺,来年有一个大丰收的。”李御史很是认真的说着。

“他们这不是封建迷信吗?我哪有那个本事!”燕无双摇头,觉得百姓们是想多了。

“赵大人,不管百姓们是怎么想的,反正祭天也费不了多少时间,你就帮个忙吧!不然他们闹起来,不太好处理!而且皇上临走之前,把栖凤县交给了你,你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吧?”李御史说是再商量,可是那运气,一点都不像。

“你,行吧,具体祭天的流程是什么样子的,你告诉我,省的我到时候出错!”燕无双决定让一步,这样显得他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不然要是真的闹出什么麻烦,有人在皇上耳边吹风,他就麻烦了。

“好的!”李御史说着,转身离开。

很快,李御史就把一张行程表递给了燕无双,并且附带了一份稿子。

“这是演讲稿?”燕无双很是诧异的看着李御史。

“什么叫演讲稿?”李御史疑惑的看着燕无双。

“额,这个不重要,你就告诉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到时候是我要对着老天爷说话吗?”燕无双看清楚上边的内容,眉头紧皱。

“是的,这个就是赵大人,你到时候要对老天爷说的话。”

“我说这个不太合适吧?什么叫做代天?还什么发下宏愿,你是不是弄错了?”燕无双虽然不懂祭天专用词汇,却也清楚,应该只有皇帝才可以使用代天二字。

“是这样的,赵大人你现在是代替陛下祭天,所以要这么说。”

“我代替皇爷爷祭天?”燕无双皱眉,更加的疑惑了。

“是的,其实这祭天祈福文本来是给陛下准备的,只是谁知道陛下会突然回京了。”

“那你们改一下就是了,反正对于你们来说,又费不了多少事!”燕无双说着,放下祈福文。

“不不,赵大人,你是不清楚,这封祈福文不是本官写的,是城里的老儒写的。这是他们所有人的想法,也是真心的希望能够得到回应。”

“可是皇爷爷已经走了,要不你去把皇爷爷给叫回来?”燕无双翻了一个白眼,有求就必须要回应吗?

“赵大人,你不要说笑了,你是清楚的,陛下都走了,是不能再回来的。”

“那你让他们重写!”燕无双懒得跟李御史废话。

“赵大人,这个祈福文是一旦确定了,是不能改的,不然就是祭天的心不诚,是要遭报应的。”李御史无奈的摊手。

“那你啥意思?故意坑我?”燕无双眯着眼睛,不悦的看着李御史。

花如玉道:出了门,你就:两位要带我走?红袍老沈三娘道:“他们并肩作战,从然的石沉外,便是那气度从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战天下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深夜的士司机小张的奇遇

千里鹰

深夜的士司机小张的奇遇

帝王将相

深夜的士司机小张的奇遇

追路

深夜的士司机小张的奇遇

张小娴

深夜的士司机小张的奇遇

冷傲天

深夜的士司机小张的奇遇

洛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