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玉魂灵池》。

咱哥儿俩今天晚上去翻翻本,然这紧张的两昼夜之后,到这时大

也不是焦海鵬好奇心重,非要到是非之地看看究竟,或者多管閑事!

那么多人,嘰嘰喳喳的。

好像麻雀開會。

最里面的人堵著路。

后面的人還在往上盯。

四五十號人。

馬車過不去,人也過不去。

人群里就聽一個漢子罵罵咧咧地說著許多骯臟刺耳的話。

“小兔崽子,可讓我抓到了你了吧,你跑,往哪跑?”

“今天我把你的狗腿打斷,狗爪子掰成兩半。”

“媽的,狗東西,真他媽的。”

焦海鵬急著去找當鋪,必須要走這里,心里很煩。

經過馬車的時候,車夫站在車轅上,向里面看,跟著一起罵,不知道罵的是誰。

“晦氣啊,他媽的,馬要拉屎了,要撒尿了,快點閃開啊,人要生孩子了,媽的。”

接著,人群里不知道誰一口痰沒吐對地方。

有人罵道:“誰呀,這么一大口黃痰,吐人家鞋面子行了,惡心不惡心,上火啦?姑奶奶的新鞋,誰?誰?”

又接著,傳出來了一個孩子的哭聲。

哇哇的。

焦海鵬站在車前,仰頭看這個車夫,看馬車。

車夫感覺到似的,轉身看了焦海鵬一眼,表情很納悶。

但他不敢跟焦海鵬發火,說胡話。

因為這人露著胸膛,抱著個膀子,站的筆直,面上略帶著怒火,很是威嚴。

可不就是個走江湖的嗎?

車夫怯怯的。

焦海鵬揮揮手,招呼他,“朋友,前面咋回事?”

車夫又踮腳向人群里面看了一眼,說道:“天王老子也不知道。我帶著二娘子,才從外面回來,結果被人堵上了,這么寬的街道,堵得死死的。倒霉,晦氣,他媽的。”

焦海鵬呵呵一笑,看著馬車裝修得富麗堂皇的,心想:“里面坐著的二娘子到底是不是個產婦,一定是名門家里的吧?”

正想著···

馬車的簾子拉開了,探出一張杏臉蛾眉,饒有姿色的臉,只是素著面,沒打扮,看上去有幾分疲憊,帶著一雙漂亮的耳墜,二十歲左右。

女人看了焦海鵬一眼,微微點頭,向那車夫說道:“柱子,你罵什么呢?嘴上留德吧,前面準是有人打架了,咱們等等,你再罵人,回去我可告訴老爺了。”

車夫又怯怯,沮喪道:“二娘子,我還不是擔心你的肚子嗎?”

女人哼了一聲,退到車廂里,發聲道:“只是有點疼,羊水···”說到這里,二娘子想必是覺得在大街上跟個家奴說這些私密的話大不像話,戛然打住了。

車夫似乎還不太懂,一個勁地問:“羊水···,羊水出來了,哎呀,那不好辦啦!那就是要生啦。二娘子,你忍一忍啊,我···,我準能把你帶到家去。”急得跟什么似的。

女人嗔道:“別胡說八道了,等著吧。”

焦海鵬暗暗笑這個趕車得真是個莽夫,又想:“車里的女子,八成真是要生孩子了,那是大事,弄不好要出人命的,前面到底咋回事,我且看看去。”

仗著一副結實的身板,又瘦骨頭又硬,焦海鵬從人群中硬生生擠出一條路,站到了最前面。

原來,人群中間,圍成了一個小圈子,像是擂臺似的。

一個衣著華雍的漢子正抓著一個半大孩子的衣服領子,把他吊起來,嘴里不斷地述著:“大家看看,就是這個小賊。媽的,偷大爺的東西,險些讓他得手,幸虧我練過幾手,給抓住了。今天不狠狠揍他一頓,小狗崽子,不知道南澤城的王法了。”

孩子兩只腳懸空,腳尖竭力的點著地面,脖子后仰著,臉色一陣陣地涌著紅,蓬頭垢面,衣衫襤褸,渾身埋埋汰汰的,好像是個乞丐,模樣不過七八歲。

是個小男孩。

小男孩的脾氣很倔強,死死地抓住了男人的胳膊,回應著:“我沒有,鄉親們。我怎么會偷他東西呢?”眼淚,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男人道:“嘿!狗崽子,好一個死不承認,我沒有親手抓到你是不是?老子正在路邊買包子呢,你往老子跟前湊做什么,老子要不是發現得早,錢袋子早給你得了去,便宜了你個小狗崽子。”

小男孩反駁道:“那是你錢袋子自己掉在地上的,我看見了,還想告訴你的,你冤枉好人。”

男人氣的面色發青,渾身亂抖,帶著腰上的玉佩也跟著一起晃悠。

他一張國字臉,尚有髭須,老虎眼睛,長得很兇,胳膊很粗,當時揚起了大手,喊道:“狡辯,你就狡辯吧!老子的錢袋子,系得結實不結實,老子最清楚,我看你是找打。”言訖,一巴掌揮了上去。

啪的一聲···

小男孩子躲是躲不開的。

右邊臉登時就紅了,腫起了老高。

他反而不哭了,只是雙眼圓瞪,惡狠狠地看著男人。

周圍的人說道:“趙老三,你別打人啊,好好說話,那么大的巴掌,小孩子能禁得住你嗎?”

“錢到底在誰手上呢,你是從小孩的手上找到的,還是從地上撿到的?”

“我看這小孩子沒有狗膽去偷你趙老三的錢袋,估計是你自己掉地上了。”

焦海鵬覺得這個趙老三可太兇了。

且從他的站姿、力量、打扮上可以判斷出他的身份來。

估計是那個大戶人家的公子,練過武的。

趙老三指了指人群,嘿嘿笑道:“好啊,好啊,你們都幫著臭乞丐說話,不信我趙老三的話,這是在懷疑我趙老三冤枉好人嗎?”

“老三,得饒人處且饒人,再說你是真沒證據啊。”

“是啊,你別那么大脾氣,做事也得看看老趙家的身份不是么?”

趙老三聽了這些話,面色一沉,更急了,說道:“你們是第一天認識我趙老三了嗎?你們不信我,就不信。老子今天就要收拾這個小狗崽子,那個再多說一句,我告訴你們,那就是我跟我趙老三過不去,我別的本事沒有,記性倒是好。”

此言一出,這些人再也不說什么了。

一個個神態緊張。

有的退了幾步,有的用袖子遮住了臉,還有的往人身后躲。

可見是怕了趙老三。

焦海鵬忍了又忍。

江湖中人的俠義心腸,讓他不能這么辦事,看著有人欺負弱小,作壁上觀。

焦海鵬不是那樣的性格。<本的二把手迅速封鎖城門,還沒來得及奪權就先迎來了外敵。

在兩挺機槍的掃射下,李樂脫掉破破爛爛的上衣,身體如水般被劃破又愈合。

在他的自愈能力面前,普通熱武器已經基本無效。得燃燒彈之類持續傷害并產生熱量的東西,或者毒氣和生化攻擊才能真正傷到李樂。

“艸!不是人,是怪物!”自然幫的成員開始哇哇亂叫:“龍哥!龍哥!”

“不要亂!”基地的二把手,一個滿臉胡茬叼著煙的男子拿槍走來:“所有精神力者跟我過來。**的,膽子太大了吧?居然還敢殺上門來!”

李樂拔槍,鈧鈧兩下干掉了圍墻上架機槍的匪徒,然后用精神力掀開大門,來到營地內部。

孫靈則拿起一把步槍,爬到旁邊的高樓之上,開始點殺目標。

在李樂掀起的精神力風暴中,龍哥懵了。對方的精神力在自己的五倍以上!難怪老大死得那么容易,這肯定是基地派來的人!

艸,你們這群臭當兵的要了那么多人還不夠,我們在這過點好日子就不行是嗎?

龍哥憤憤不平,轉身就跑。

再不跑就是個死啊,艸。

血色子彈命中龍哥的脊椎,他慘叫一聲,昏死過去。

孫靈站在窗口,不斷扣動扳機。哪怕手上的步槍沒有狙擊鏡,但靠精神力瞄準和引導,還是讓她彈無虛發。林茵也偶爾探頭開兩槍,命中率卻不比他們低。

潘門歸驚嘆:“太厲害了!”

他本以為自己身為一個五百精神力的家伙在末世中已經很不錯,但看這三人的表現潘門歸才知道,自己那點水平根本不算啥。

這是全面的壓制。無論是那些重武器還是精神力者,都沒能給李樂任何造成傷害。

他的身體仿佛流水,你劈你砍,都毫無效果。水流最后總是會變成它原本的樣子。而且有流金甲在,也不是什么東西都能砍到水流。

“啊——”這樣一個怎么打都打不死的存在讓人非常害怕。一些不那么兇悍的土匪甚至丟下槍轉頭就跑。卻被子彈輕松追上,當場斃命。

反抗的敵人越來越少。被自然幫所奴役,衣不蔽體的幸存者們仿佛抬起腦袋,用有些麻木的眼神看向李樂。只有那些剛剛被抓來的人比較正常。

李樂用槍指向一個看起來還算精神的小伙子:“自然幫的倉庫還有龍哥曾哥他們平時的住處都在哪?”

小伙子:“我,我帶你去吧!你會把這些家伙都殺光對嗎?你們是軍方的人嗎?”

“我是……看到軍方懸賞來殺這些頭目順便搶他們倉庫的人。”李樂翻白眼:“快帶路。別廢話,我不是人聯士兵,沒有軍紀,可以隨便砍人。”

有時候李樂比土匪更土匪。

倉庫和幾個頭目的家中都沒有人看守。估計是跑了吧。但李樂看見了一群女人。

甚至龍哥房間里還有個外表相當清純的男性。

真會玩。末世之中隨便一個強者都能做到讓身邊環繞大量美人。李樂早已見怪不怪。至于這些人是被逼的還是自愿的,他也沒興趣知道。

李樂聳肩,拿槍逼問這些“后宮”龍哥曾哥藏東西的地方。

“嘖嘖嘖,兩百塊精神結晶,兩個寄魂,五十公斤流金,還算可以。”李樂對這次的收獲相當滿意。孫靈則已經開始組織被抓起來的人們打掃戰場,等待軍方前來接收。

天空中下著小雨。

潘門歸跟在李樂后面,一臉崇拜:“李哥!我以后能跟你混嗎?”

李樂把戰利品分了他一點,大概二十顆精神結晶:“你太弱,又沒什么特殊才能。所以不行。”

額,他說得真有道理。潘門歸嘆氣,然后又重新燃起斗志:“我會努力變強的!”

你高興就好。李樂沒太在意。

林茵無奈:“你明明比他老很多吧?大叔?”

有實力的人就是哥,不管末世前末世后都一樣。觍著臉管小自己五六歲的人喊哥都屬于正常。

顯然,李樂沒有再培養一個小弟的打算——林茵一個就夠了。雖然林茵對自己的定位不是小弟,而是女主人。

孫靈走過來:“你們先走吧,我在這邊主持秩序,等回去就把賞金給你。”

李樂點頭,“沒問題。那就告辭了。”

他還沒計算這次出門的大概收益,但反正接下來啥都不干也足夠獲取自己需要的一切了。

剩下幾個月就用囤積精神結晶吧。之后到內陸地區這東西可不好搞,可以換到足夠的東西,子彈也囤積一些,內陸像臨海基地一樣恢復軍工生產的地方也沒多少。

七月六號下午,李樂和林茵終于回到臨海基地。

他們下車,接受審批,然后(這個敏感詞讓我整個人都囧了)進城。在六級戰斗序列的威懾力下,根本不可能有人特意刁難。

“所以說,我車呢?”李樂對匆匆前來迎接他的軍方成員發出靈魂質問。

軍方成員沒察覺異常:“應該被放在后勤部那邊。需要我帶你過去找嗎李樂先生?”

“嗯,走吧。”李樂神色正常,顯然還不知道犀牛車已經被秦宇托關系帶走了。而他心心念念的棒棒糖卻被人當垃圾丟到了不知何處。

林茵同樣很想看見犀牛車:“我的PSP也在上面。”

這玩意沒被丟,但被秦宇的手下賣掉了。總之秦公子現在是渾身都寫滿了死字。

“車呢?”

面對李樂的質問,后勤部工作人員頓時頭頂冒汗,“不,不好意思,那個被登記為犀牛車的改裝車輛已經被人申請用軍功兌換走了,我們這邊可以提供一定的補償……”

“按照流程,起碼要確認原主人死亡或失蹤兩個星期以上才能將遺失物品分配吧?”和李樂他們一起前來的軍方成員皺眉:“誰申請的?誰批準的?如果不講清楚我會申請內務部來審查!”

“呵。”李樂冷笑一聲,表情非常之差:“不必那么麻煩了。我給犀牛車做過精神標記。在基地里逛一圈就能找到。”

后勤部人員面如死灰:“先生,這是我們的疏忽,請你……”

李樂掏刀,拍在后勤部人員的桌面上,威脅之意昭然若揭:“你看著辦。”

ps第一更求收藏。第一更什么時候發主要取決于作者什么時候起床。話說現在收藏已經七十九了啊,比這個月剛開始的三十五多了四十四個,也就是接近九個加更……好像也沒必要算了。下個月三更妥妥的。

”张三道:“你去找她?”胡铁友,佳肴宴宾客。”阿吉笑着说

“我去,这么快?”

闻书惊得下巴都要脱臼,这什么速度,这是道痕一境巅峰能做到的吗?

一个莫千鸿也就算了,竟然又来一个,现在变态都可以量产了吗?

闻书吞了口口水:“没时间想这些了,我得加快速度!”

药田总共就百米长宽,闻书要是再发愣,莫千鸿就要结束比赛了。

这比赛,可是闻书提出来的,要是还没开始就结束,就成了一个笑话。

“道法——碎岳!”

闻书扔掉锄头,取出自己的武器——黄铜棍。

咔!

两根黄铜棍被他连成一根长棍,棍身表面光华闪烁,在道力的注入下,变得如玄铁一般硬。

“砰砰砰!”

黄铜棍被闻书像锤子一样不断砸到地上,一砸就是一大片,泥土被迅速震碎。

这翻土的速度,比莫千鸿除草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震荡的力道不同,翻土的程度也不同,闻书需要多次敲击,才能完成有质量的翻土。

一细一粗、一静一响下,两人前进的速度,几乎不分上下。

“这个闻书实力不弱啊!”

莫千鸿心神一凛,他现在的速度,可是能和道痕二境后期媲美了,而闻书只是道痕二境中期,却也能达到这样的速度。

“前面什么情况?”

提水过来的韩铃满脸疑惑,怎么莫千鸿和闻书施展出了道法,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危险?

她担心起祝凌雪,便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这一加快,莫千鸿和闻书顿时急了,纷纷使出吃奶的劲,莫千鸿差点就要使出道法附灵。

“呃……”

祝凌雪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干活干得这么拼命,不就拔个草、翻个土吗?至于这么夸张吗?

不过还好,当她发现两人并不是在破坏,而是真的在高效工作时,心里松了一口气,同时,她对莫千鸿暗暗钦佩。

因为相对来说,要以这么快的速度除草,还不伤到药材一分一毫,这控制力,比一棍震碎泥土要难多了。

呼!

疾风扫过,莫千鸿将最后一点杂草残根弄走,停了下来,雾乡剑也顺势收回空间戒指,从头到尾,闻书都没看清莫千鸿的武器是什么。

也在这时,韩铃来到了祝凌雪身边。

“我输了!”

闻书看向最后两米未翻新的地,眼睛里满是血丝,表情很不甘心。

差一点,就差一点啊!

“你隐藏了修为?”闻书怒道。

他可是道痕二境中期,理论上在各方面,都要远远强过道痕一境巅峰,可是,他输得毫无悬念!

莫千鸿刚才爆发出来的实力,完全不在道痕二境后期之下,甚至单纯论速度,直追道痕二境巅峰!

这要不是绝世天才,就绝对作弊了!

莫千鸿冷笑道:“输了还找借口?我有没有隐藏修为,跟比赛有关系吗?再说,比赛开始前,你又没有提到这点。”

“我……”

闻书说不出话,的确,他一开始没有提修为,就是因为感知到了莫千鸿道痕一境巅峰的修为,想要凭借修为的优势,碾压莫千鸿。

结果,被碾压的是他。

“哼!”

闻书一脸发绿地走了,那个表情,仿佛几天没有拉出来。

这时,祝凌雪和韩铃走过来。

祝凌雪道:“穆公子,闻书怎么走了,我还没向他道谢呢。”

莫千鸿道:“人有三急,你懂的。”

祝凌雪掩嘴一笑:“原来是这样,难怪他刚才那副表情。”

闻书还没走远呢,听到莫千鸿和祝凌雪这样说,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穆冰,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在祝凌雪面前出丑!”

闻书的眼中闪过寒光。

这一切,莫千鸿并没有发现,也懒得去关注,他先帮祝凌雪把最后一点地翻好,然后三人一起,把水浇了一遍。

这件事过后,祝凌雪看莫千鸿的眼神柔和了许多,莫千鸿暗暗欣喜。

第二天,段夜星醒来,这速度比葫老预计得快了很多。

林司司整晚都寸步不离地守在段夜星床边,很多原本是闻书这个药童该做的事,如喂药、梳洗等,都被她揽了去。

不久后。

“咚咚咚……”

静室的门被敲响,莫千鸿还以为又是符云,没想到开门一看,是林司司的药童陶艺。

陶艺是来给莫千鸿送早饭的,这几天的饭菜,都是陶艺在送。

“陶姑娘,还有事吗?”

看陶艺把饭菜放下后,并没有离开,莫千鸿问了一句。

陶艺咳了一声道:“是这样的,司司姐说让我把静室重新布置一下,该增

这时,天空又一颗火球砸落,距离陆隐不远。

  陆隐皱眉,月仙子这女人故意的。

  他缓缓腾空,与火球擦肩而过,灼热的气浪对他造不成影响。

  轰的一声,大地震动,无数奇怪生物四散奔逃。

  舱门打开,月仙子走出,伸了伸懒腰,看的陆隐眼前一亮。

  不得不说这女人够漂亮,身材也非常好,可惜出生寒月宗,是白夜族的盟友,否则陆隐也不会对她那种态度,两人注定不是一路的。

  她的接近在陆隐看来更像是为白夜族搜......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玉魂灵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黑昼之后

非想

黑昼之后

安伯劳

黑昼之后

爱爬树的鱼

黑昼之后

睡神之风

黑昼之后

月泮

黑昼之后

过关斩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