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车上的活人》。

”他转身拿起桌上的一杯酒,抛什么,他根本没有看,他只觉得

“你继续吧。”罗天心开口道。

  江大潮点点头,继续说道:“弟子好奇,于是也上前查看,却发现并无异常,祭坛也没有要松动的感觉。只是后来发现那鬼气越来越浓郁。”

  “没发现一名黑衣老者?”薛不凝又是问道。

  “并没有。”江大潮回道。

  诸人陷入了沉思。

  这事儿,有点怪啊!

  这祭坛设立之初便是为了阻止鬼魂的复出,谁曾想,不过二十年光景,便又出现了问题,而且祭坛禁制并无异常,这属实难以理解。

  “会不会有人暗中相助?”苗瑶开口道。

  但却是无人应答。

  暗中相助?有可能,但谁去助,又去助谁呢?

  要知道,这个祭坛是只能从外部打开的,内部是无法打开的。

  而要从外部打开,必须要有玄天门、千佛寺以及离火教三大宗门的内功心法及其特殊手法互相配合才可以。

  可是,这三大宗门近年来并无叛出宗门的人,即使有,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弟子而已,能够接触到那祭坛禁制的相关事宜者,并未听说过啊!

  至于说魔教,有很大的可能,但他们并没有人接触到那个祭坛啊。而且,二十多年前鬼城事发,与魔教全无联系,封印二十多年,怎么可能会有联系。

  众人心中疑惑,只有薛不凝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个身形佝偻的而黑衣老者是谁?江大潮为何不曾见过他。

  这时,玄天门门主萧成开口道:“事情的大概诸位已经知晓,但却并无头绪,诸位有何想法?”

  “此时非同小可,不可以常理度之,因此我建议,立即联系千佛寺以及离火教,三派共派人手火速前去查看。”天权峰峰主章阙开口道。

  诸人点头应是,但开阳峰峰主苏震还是开口道:“不但如此,而且还须令精锐弟子前往,当然,二十年前鬼城之行诸位也都参加过,若是同去,更好。”

  “我便不去了。”天玑峰峰主罗天心首先开口道。

  但诸人却没有反对,仿佛就该如此。

  “我去。”章阙开口道,面色淡然,看不出表情。

  “那我也走一趟吧。”开口的是玉衡峰峰主,苗瑶。

  “师妹如此大义,我天枢峰岂能不去,更何况,这消息本就是我天枢峰先带回的。”薛不凝笑着说道。

  “怎么,薛师兄也要同去?”苗瑶开口问道。

  “我就不去了,师妹又不是不知道我,生性懒散,哪里合适。不过我那师弟可以去。”薛不凝开口道。

  “哦?不言的伤已经痊愈了?”吕阖开口问道。

  “呵呵。”薛不凝淡淡一笑,说道:“哪有什么伤,我师弟剑道双修,鬼气之类的早已被净化干净,昨日修养过后,早就无碍了。”

  “更何况,他本就不是个闲散性子,这次让他去,想必也是好事。”

  “哼!”众人只听见章阙一声冷哼,面色不悦。

  但众人也只是暗暗一笑,低头不语。

  “那你们几位呢?”萧成开口道。

  “有他们三位便已足够,我们便不去了。再说,只是一次较大的联合巡视,没必要让我们几个都跑一趟。”开口的是摇光峰峰主,解音。

  “也罢,那就这样吧。”萧成点点头,“诸位先回去准备准备,我这就派人去告知千佛寺以及离火教,到时大家也好一起行动。”

  “我等告退。”诸人闻言,纷纷起身拜别门主,而后各自离去。

  出了大殿,吕阖与薛不凝与众人道了声先走一步,便是一道先行离去。

  罗天心则是独自一人。

  而章阙、苗瑶、苏震以及解音四位峰主,则是一同离去。

  一瞬间,莲花峰上又恢复了平静。

  莲花峰大殿之内,门主萧成负手而立,看着殿外,怔怔出神。

  而弟子江大潮与秦禾则是安静的站在萧成身后,一言不发。

  “大潮。”萧成开口道。

  江大潮上前一步,“弟子在。”

  “你去离火教,并且随离火教众人一起,务必于六月初到达鬼城。”

  “是。”

  “秦禾。”

  “弟子在。”小徒弟秦禾也是上前一步,回道。

  “你还未下山历练过吧。”萧成问道。

  “是,师尊。”

  “那这次算你第一次下山,务必小心。你就去较近的千佛寺吧。”

  “弟子遵命。”

  “记住,千佛寺内皆是佛法精深的高僧,在联络他们的同时,别忘了修行。佛道有别,立刻吟誦:“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這是李白的一首長詩,很長,楊義讀書時很懶,只背會了這前四句。可是,即使是這四句詩,也夠現場的人震撼了。

這時候的人都喜歡有才華的人,他們聽到這樣的詩,都震驚在當場,細細的品味了起來。

楊義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便宣布:“墨玉軒第二屆競價拍賣會正式開始!首先上場的是第一件寶物,上等豹皮一張,底價三百貫,歡迎加價,上不封頂!”

這些寶物的估價,都是經過后臺商量出來的。這是墨玉軒那些專家老頭估價后,選出了一個中等的價格,再讓楊義在臺上拍賣。

除了那些高度酒、玻璃鏡子之外,其他的寶物均要經過這些專家定價。

經過幾輪竟價后,最終以一千五百貫的價格被李孝恭獲得。李崇義見父親拍得這件豹皮,他的臉黑得像抹了鍋底灰似的。

下件寶物是一對犀牛角。

這個厲害了,立刻引起站著的那些商人的興趣,也引起了那些王公大臣的注意。但是他們的錢沒有別人的多,即使他們身份證高貴,沒有錢也別想搶得過商人。

楊義只喊了幾輪,就被一個藥材商以八萬貫的高價買走了。

犀牛角是非常昂貴的,犀牛角里的牛黃傳說可以起死回生。而犀牛角做成精美的工藝品,可以當珠寶來使用。

下一件寶物,正時那巴掌大的玻璃鏡子,底價二百貫。這樣的鏡子楊義帶了二十多塊,就是為了像這些公主、王子的到來,這種突發狀況準備的。

最終以三百貫的價格,被一個不認識的公主買走。

楊義也很無奈啊!有這些人在這里,當真是束手束腳,稍一不留神,別人就不敢出價了。

按照拍賣順序,應該還沒輪到大的玻璃鏡子。但楊義覺得煩了,他找后臺的掌柜商量了一下,覺得先弄個兩尺的出去,給自己也給別人提提神。

掌柜早已對楊義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對楊義所提的任何要求,自然是不會反對的。

“接下來的一件珍寶,大家注意了!”楊義嚎完這一嗓子就頓了頓,目的是要引起買家的好奇心。

果然不負楊義所望,所有的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臺上。

“這一件珍寶是一塊兩尺見方的琉璃鏡子,底價一萬貫,自由競價,上不封頂,請出價!”

這下熱鬧了,程咬金直接站起來大吼:“我出三萬貫!”

他吼完這一聲,下面靜悄悄的,居然沒有人再出價了。

楊義暗罵這貨,也太不懂行情了。哪有這樣加價的?

也幸好楊義機靈,程咬金喊完這一嗓子后,見無人出聲,他立馬接口:“只要進到這個場子的,大家就沒有身份,只要你有錢,那你就可以購買任何東西,無需考慮別人的感受!”

得嘞,那些商人要的就是這句話。

楊義話音一落,他們便迫不及待的喊出了自己的價格,沒一會兒便漲到了十萬貫。楊義開心了,他帶了十塊這樣的鏡子,雖然有幾塊稍大,但怎么的也得有一百萬貫錢了。

最終,以十五萬三千貫被一個商人買走。雖然那些公主、皇子恨的咬牙切齒,但沒辦法,誰叫他們沒錢呢。

“第二件寶物是仙酒!這個漂亮的小瓷瓶里面,裝了大概有一斤仙酒,底價一千貫,歡迎加價,上不封頂!”

“先開一瓶嘗嘗,要不然我等不買了!”

“對,不買了!”

“…………”

楊義一喊完,令他意想不到的狀況出現了。那些國公大將軍們可不買楊義的帳,堅持要楊義拿出一瓶,讓他們喝過之后才開拍。

楊義沒辦法,只得照做了。

當倒酒的那一刻,整個大廳都彌漫著一股濃烈的酒香。那些國公大將軍們口水都要流干了。

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喝完酒之后,競拍更加瘋狂。原本還有些矜持的人,都喊出了連他自己都想不到的價格。

最終,這一小瓶酒以五千貫的價格,被李道宗拍得。

楊義也不想再多費唇舌了,直接喊道:“后面還有十八瓶,如果誰愿意要的話,五千貫錢一瓶,來拿走!”

你是苏子笔下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本想说;"我难道还不如这匹马

星空聯盟。

一身紅衣的林蘇至正迎著風,站在一棟高樓的陽臺上。

他雙眸微微瞇起,一雙帶著幾分光芒的眼神不知是在眼前尋著什么景色似的。

只不過,瞧他如今的模樣看來,似乎是沒有什么自己瞧有心愛的景色。

<,沉默著站著,一起看波瀾壯闊的忘川海景色。

“三哥。”

原如琪低低叫了一聲,聲音有些落寞,也有些無奈。

迷失島沒有人可以不請自來,除了父親和幾位哥哥,任何人都沒有這個特權。除了島上的一些下人。而這些下人,早......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车上的活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界起源

古木架

万界起源

云华阁主

万界起源

救天

万界起源

呼啦圈x

万界起源

好吃的羊

万界起源

瘦了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