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青春>你是我迟来的盛夏

第五章被盯上了?

书名:你是我迟来的盛夏|作者:抱走桃子|发布:2021-04-08 10:57:04| 更新:2021-04-08 10:57:05 | 字数:2546字

  窗外凉风,吹进聒噪教室,夏夜晚,风吹江宿,微微凉凉,夏凉风吹透少底,或许风知思。

  教室声音杂乱,电影声音,声音,机游戏声音,各声音交叠,杂乱声音强烈跳。

  “江宿!呢!”陈富洋喊

  “……何让兔变乖。”江宿笑

  “什跟什!听懂,反正选什!”陈富洋笑

  “真话!”江宿

  “问吗?”徐婷雪害羞

  “问!”陈富洋笑

  “江宿,喜欢?”徐婷雪问完,脸更红

  “啊!”江宿笑

  “谁啊?”徐婷雪细声细语

  “问题!”江宿冷冷

  “兄弟喜欢,继续玩,继续玩!”陈富洋救场

  “夏安!明伴吧!”王梓萌搬迟夏安跟

  “啊!”迟夏安笑

  江宿拎王梓萌:“,让!”

  “玩游戏吗?怎!”迟夏安问

  “。”江宿冷

  王梓萌虽见江宿脸隐约感股凉,赶紧走

  王梓萌走,郭星星与迟夏安接,江宿拉住:“别聊,很吵!回!”

  “别话,回头回头吗?话,教室很吵!”迟夏安顶嘴

  “长翅膀飞啊!胆挺结巴头头,厉害啊!”江宿笑

  “吗?感受,考虑别吗?”迟夏安紧张

  “快乐!”江宿凑迟夏安耳旁悄悄

  迟夏安幸福,导致变态理扭曲,虽笑,谁知伙憋坏!

  迟夏安害怕火,赶紧乖乖,安安静静电影。

  “兔才乖嘛!其实,听话,!”江宿笑

  “很乖欺负。”迟夏安

  兔,越老实越容易被欺负,,江宿

  ,江宿课堂节课,课睡觉,课打牌,除体育课全部浑浑噩噩

  迟夏安江宿话,尽量话,虽江宿分。

  江宿课睡觉喜欢朝迟夏安睡,像迟夏安身特殊磁场,深深吸引,迟夏安,拿画本,节课,迟夏安东西——睡男。

  周六清晨,江启江宿床,跑:“儿,吃饭!”

  “!再让!”江宿

  “江宿啊!吧,,穿衣服,话。”江启

  江宿顿,坐:“!”

  “肉长妈身肉,妈叙旧,别再惹。”江启

  “,管吗?笑话,累赘,!”江宿穿衣服,

  陈富洋网吧

  “陈富洋,咱?”江宿突

  “几乎吧!。”陈富洋

  “吗?”江宿问

  “平常话,干啥!”陈富洋

  “老班换什桌啊!咱俩分,真委屈江哥!”陈富洋笑调侃

  “滚!恶!”江宿笑

  江宿登QQ,打班级群,班级群实名制,备注名字加机号,韩淑云

  江宿韩淑云漂亮,机号QQ号

  江宿点进迟夏安QQ主页,添加友。

  迟夏安正坐电脑旁漫画,听验证消息,点摇头:“苍啊!平凡颗流星砸啊!”

  江宿[桌江宿,快加!]

  迟夏安加友回吗?]

  江宿[挺礼貌啊!!]

  迟夏安[吃饭,先。]

  江宿[等话问!]

  江宿[挺远?]

  迟夏安[嗯,早点吃饭早点睡觉,挤公交呢!]

  江宿[结束聊啊!吧,早睡早,周见!]

  江宿电脑傻笑,陈富洋摸摸头:“真见鬼,江宿笑什?”

  “啊!”江宿笑

  “!江宿劲,非常劲!”陈富洋

  ,庄锦桦唠叨,终门,迟夏安见江宿笑

  迟夏安:完肯定盯青春被葬送虎,定憋思!

  “啊?”迟夏安问

  “等啊!”江宿很

  “……干什?”迟夏安

  “呢!”江宿坏笑

  “熟吧!”迟夏安

  “聊吗,迟夏安笨啊!”江宿拍拍迟夏安头笑

  “干嘛!江宿,脚啊!告诉!”迟夏安凶

  “摸头杀,喜欢吗?,别?”江宿

  “确定?”迟夏安

  敢跟江宿直接怼,毕竟牵扯,希望赶紧换座位,离远远

  “租车校吗?”迟夏安问

  “啊!。”江宿笑

  “师傅,清岭职高。”迟夏安

  “十五。”司机

  迟夏安刚掏钱,被江宿拦,江宿掏钱包,钱递给司机,:“跟付钱!”

  “八块钱,七,!”迟夏安

  “钱,……!”江宿笑

  “啊!话,。”迟夏安

  “先欠。”江宿笑

  “八块钱,。”迟夏安

  “。”江宿笑

  “理!理吗?”迟夏安

  江宿话,笑,迟夏安被江宿毛。

  司机应该车底,应该……啊,世风……

神奇推荐位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冰河时代 / 著

    职场精英麻敏儿穿越了,穿到一个被流放的庶子女儿身上,这也罢了,竟有爹没娘,没娘的孩子...

  • 美色难挡

    圣妖 / 著

    刹车失灵了!许情深的脚在刹车上踩了十几下,可黑色轿车仍旧如脱缰的野马般横冲直撞,她双...

  • 农门旺女正当嫁

    乖乖文文 / 著

    她是现代一家五百强医药公司的高管,一朝穿越,竟成了受尽众人唾弃的失贞小农女。被逼躲进...

  • 萌宝来袭:爹地,回家吃饭

    恍若晨曦 / 著

    赵家太子爷拿着一部旧手机逼近叶绯:“这是五年前,你落在我那儿的,还想不认账?”五年前...